金农首页 | 注册
个人资料
姓名:阿蒙
积分:4260
级别:天山茗客
地区:  
简介:
再过几十年/我们来相会/送到火葬场/全部烧成灰/你一堆我一堆/谁也不认识谁/全部送到农村做化肥
日历
我的相册
最近访客
我的群组
搜索
友情连接
 
小飘洒 [读书时间]  2010-12-1 16:40:00

临风伤怀,对月感慨,在现在的世道除了不合时宜外,也多了作秀的成分——你当你是琼瑶阿姨小说里的女一号么?

在世俗里生活,越来越多的烟尘气、匪气与戾气,不必感慨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,年华流转,人非的除了他,也有你。一次的擦肩,永恒的“相见不如怀念”。

寂寞么?孤单么?无法释怀也不愿倾诉么?人在世间,独去独来,苦乐之地,身自当之。

很小的时候,就觉得最悲凉的诗不是长恨歌不是凉州词也不是“十年生死两茫茫”,而是柳宗元的“江雪”。当时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想想,应该就是那种“万径人踪灭”“独钓寒江雪”的孤寂与凄凉吧。

前几天看到张岱的《湖心亭看雪》,这种对寂寞的思考又重新来过一遍。和穿蓑衣的老渔翁不同,张岱的寂寞是人群中的,即使世间有他的同类,但除了惺惺相惜一番外,无他。或许这是一种主动选择的孤独吧。

夜深人静,雪后西湖,天山湖雪一色,犹如白色的琉璃盆中,惟长堤一痕、湖心亭一点,与舟一芥,舟中人两三粒而已。亭中的金陵客同为明朝遗老,三杯暖酒,仍将相忘于江湖。人间亦有痴如我,可是又如何呢?

昨天夜里,沈阳小飘洒了一层微雪。所有的思念,所有的心事都是淡淡的,不再耿耿于怀,也没有午夜梦回。模糊了过去,漠视了未来,就能紧紧抓住现在么?

路灯下,一闪一闪的雪光,我看到就好。

阿蒙 | 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

发表评论:

    大名:
    密码: (游客无须输入密码)
    主页:
    标题: